您现在的位置: 彩票资讯 > 彩票杂谈 > 环球博彩 > 彩市动态 > 正文

美国部分彩票从业人员频繁兑奖引怀疑:或存欺诈

2014/10/9 10:54:26  来源:公益时报  作者:佚名
字体:

  《亚特兰大宪政报》近日的一篇调查报道显示,美国佐治亚州彩票[微博]业存在一些不太正常的现象。一个彩民能够一天多次中奖,而且奖金额还都不是小数目,而是超过600美元的奖项。还有一些人能够在近10年保持每月都中奖的高几率。此外,报纸还列了一份134人的名单,他们多次中奖,其中多数是彩票零售店店主或店员,然而如果按照相应的中奖率计算,他们应该为购买这些彩票花费上百万美元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这种反常规的现象说明,某些认领奖金的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彩票中奖者。

 

  非正常中奖现象由来已久

 

  这个结论是由一名数学家根据该州中奖者的数据库分析得出,并提供给《亚特兰大宪政报》,佐治亚州官方彩票机构并没有否认这个结论。佐治亚州的中奖彩民数据库包含了所有中奖额在600美元以上的人,经过统计,大约24万名中奖者领走了54万份奖金。这位数学家统计了72种即开型彩票并分析得出,若一个人中得600美元的奖金,按中奖率计算需要花费2.8万美元购买彩票。而实际上有不少彩民在近十年以不可思议的中奖率多次兑奖。报纸还披露,自2003年至今,彩票业为这种反常规的中奖者已经兑付了至少1630万美元的奖金。而且这只是保守估计,实际金额可能比这还高。这次分析的数据还不够完整,因为佐治亚州缺少2003年10月以前的中奖者信息,一次系统事故删除了之前所有的数据。

 

  在这10年多的时间里,彩票业没有人对此提出任何疑问。尽管过去和目前的彩票官员承认这其中一定有问题,但并没有人尝试去了解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更没有人去阻止这些不正常的中奖者利用漏洞为自己谋利。4月份刚刚上任该州彩票机构副总裁的乔金表示,确实有人在此期间合法领走了200张中奖彩票的奖金,而且他相信这个人并不是中奖彩票的购买者。据悉,从今年夏天过后,彩票机构开始对兑奖加强了审核。

 

  2月份离职的乔金的前任科特·弗里德伦德表示,这种现象已经不是秘密,每个在彩票行业工作的人都对此心知肚明,尽管这的确是个需要指出的问题。

 

  据悉,弗里德伦德和乔金在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上存在分歧:彩民在中奖后,究竟是否可以将奖金转移给别人领取。弗里德伦德认为可以,而乔金则相反。

 

  非正常兑奖或源于两种可能

 

  在回应《亚特兰大宪政报》提出的质疑时,佐治亚州不管现任还是前任的彩票官员都强调,他们对所有关于零售点店主的投诉都进行了详尽的调查。同时,他们指出了此类不正常彩票中奖情况发生的两种可能。而弗里德伦德觉得这些问题在行业中人尽皆知。

 

  第一种情况是,中奖者将彩票打折卖给其他人。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一些有财务欠款的人身上,比如有些人欠缴国家的税金,或者欠缴子女抚养费,为了避免他们中奖的奖金直接被政府拿走充当欠缴的资金,这些彩民会选择把彩票打折卖给别人。

 

  加利福尼亚州彩票机构负责彩票法律与安全的前副总监比尔·赫托菲表示,一些中奖者走进彩票零售点,然后会把中奖彩票打折转手卖给零售点店员或其他人。佐治亚州彩票机构总裁戴比·阿尔福德未接受报纸的采访,但他在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,他相信大多数此类情况是零售点店主代替他的顾客来兑奖——当然这也是违反该州法律的。

 

  事实上,如果一个人购买了打折的中奖彩票并兑领了全额的奖金,并没有办法发现这个人是否违法。该州法律只对原始中奖者的此类情况有限制,根据法律规定,彩民中奖后不可以把彩票卖给其他人,否则该彩票就会视为无效,然而彩票官员并没有对此严格执法。

 

  基珀·维兹是格里芬市一家彩票零售点的店主,他表示,不管别人相信与否,的确有大量的人欠政府的钱,有些欠社会救济金、有些欠失业保险金,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不希望政府知道他们中奖的消息,还有些人必须为中奖付出33%的税金,他们也不愿意通过正规渠道兑奖,因而把彩票卖给别人。维兹承认他购买过这样的彩票,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。

 

  第二种情况是,店主或店员的欺诈行为,这是实实在在的犯罪。有些彩民拿着彩票到零售点询问是否中奖时,店主或店员谎称彩票没中奖,然而自己却保留了这张彩票。这个情况在多州都曾有报道。

 

  根据报纸的分析,多次中奖者名单中有1/3的人曾经做过彩票销售,当然这些人也可能仅仅是购买过打折彩票,那样情况还好些,但也有问题更严重的可能。赫托菲表示,法律并没有禁止彩票销售者购买彩票,但是如果这批人出现多次中奖的情况,他们就要上警惕名单了。在这方面,媒体也不能做太多,尽管统计分析可以定位到那些有嫌疑的人,但媒体并不能证明这些人真的违反法律,也无法知道这些人如何做的。

 

  玛格丽特·弗朗西斯科曾在佐治亚州彩票机构任职主席9年,她表示彩票机构会调查零售店,但往往只在有人投诉的情况下。可是,该州彩票机构实际上只有两名员工在调查科,而且只调查额度在25万美元以上的中奖情况或有彩民投诉的情况,而一个人多次中奖的情况多发生在1000美元级别的小奖项。

 

  这个问题的棘手之处还在于,若想确定一个人是否真的涉嫌非法兑奖,除了知道这些人的兑奖次数外,彩票机构还必须知道每一种彩票的中奖率,这些中奖率存在在上千种不同的彩票和不同的版本中,且数据并不能通过电脑处理,因为彩票机构把它们存放在纸质的档案里。

 

  机构加强高频次兑奖者监管

 

  这种不寻常的中奖情况在近期已经引起了多方面的注意。《亚特兰大宪政报》的分析关注的是自2003年10月到2014年5月的所有奖金超过600美元的中奖者。只有在这个奖项级别以上,该州法律才要求中奖者填写认领信息和其社会安全号码,工作人员会核查这个人是否存在欠缴政府费用的行为,核查通过后才兑奖给他。最近,该州彩票机构还规定,中奖者所中奖金低于50万美元,且身份不是彩票销售者,才可以在兑奖当日获得奖金。身份为销售者的中奖者则需等待一段时间。此外,在近几个月,佐治亚州彩票机构也开始增加了对高频次兑奖者的审查。

 

  乔金表示,一旦他们发现某些兑奖者有嫌疑,他们将推迟奖金的兑现,直到对中奖者的调查结束为止,机构已经因此拒绝了11名中奖者的奖金支付。乔金还主导建立了一份65名高频次中奖者的黑名单。如果其中有人是彩票销售者的话,监管还会更严重,一旦他们兑奖超过600美元,他们将被传唤到亚特兰大的彩票机构总部接受调查。目前已有7名销售者引起了彩票机构的注意。前文中提到的维兹就是其中之一,他在夏天的一次兑奖申请被机构拒绝。维兹觉得很无辜,他认为所赢得的奖项都是合法的,他记不起来曾经多少次以打折的价格从其他彩民手中购买彩票,而且他表示可能再也不会参与彩票行业了。

 

  去确定一个兑奖者是否真的是自己购买的彩票真的很复杂。但也并非不可能。阿尔福德和乔金在佐治亚州首次使用了原始的“钓鱼式”调查手段来监管彩票销售者。他们雇佣了两家私营调查公司,派人拿着真实的中奖彩票到零售点,测试店员是否会以打折的价格购买或欺骗他们彩票并没有中奖。乔金还表示,他们也和一些大型数据公司合作,尝试通过电脑进行数据筛选定位嫌疑者。

 

  穆罕默德·沙菲克就在报纸所列的名单上,6月份时他拿着一张撕成两半的彩票试图兑现1000美元的奖金。彩票机构拒绝了他的要求,因为彩票有可能是从顾客手中得到的。当时,沙菲克一共经营着两家彩票零售点,自2004年起,他总共兑现了15.93万美元的奖金。据中奖率推算,他需要为此花费300万美元。此事发生后,沙菲克退出了彩票业,把店卖给了别人。

 

  还有一些彩票销售者为了避免成为“钓鱼”执法的牺牲品,他们只会在拿到真实中奖者的彩票之后尝试购买,埃迪·艾伦就是这样一个案例,他总共领走了16.1万美元的奖金。


 

新浪官方微博

腾讯官方微博